2017年的“供給側改革”、2018年的“俄鋁被制裁”以及“美鋁罷工”均導致鋁價出現階段性的反彈,但鋁價的上漲未能持續,很快便重返跌勢,這背后的邏輯主要就是因為巨大的供給壓力。根據百川統計,2019年中國電解鋁已建成待投產的新產能351.55萬噸,已投產81.8萬噸,另有新產能269.75萬噸待投產。此外,2019年中國電解鋁待復產規模144萬噸,已復產0.5萬噸,待復產143.5萬噸。一旦鋁價上漲,鋁企利潤改善,這些產能就會慢慢釋放出來,而且即使短期供應壓力不會立即顯現,但鋁企的賣保盤也會令鋁價承壓?!酒谪浫請蟆?/p>